娱乐汇资讯台
娱乐汇资讯台

美剧纸牌屋百合(美剧纸牌屋女主)

娱乐汇70

纸牌屋讲的什么

《纸牌屋》不是一部娱乐型的美剧,是一部比较严肃的政治剧,主题就是勾心斗角,阴谋是它的主线,但是与我们中国野史中的阴谋有根本性的不同,它里面没有什么绝对的正面或者反面角色,阴谋不代表坏的流油,正义的出发不代表一定有正直的行为,充分展示了老美的世界价值观。

整部纸牌屋围绕着大政客弗兰西斯·安德伍德(史称下木先生)的上位传奇,以紧张的故事情节穿插真实的政治事件。纸牌屋里的权谋之类可以说类比中国的宫斗剧,在剧中穿插进各种各样美国真实发生的政治事件,并且加以解读。

扩展资料:

纸牌屋的文学意义

《纸牌屋》真正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地方,还在于其背后的制作。与以往多以电视台主导的美剧不同,该剧的制片方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影视网站Netflix,他们在美国约有接近2700万的订阅用户,因此比谁都清楚观众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和电视。数据显示,每天用户在Netflix上产生3000多万个行为,比如暂停、回放或者快进,并且用户每天还会给出400万个评分,以及300万次搜索请求……Netflix决定用这些数据来制作一部电视剧。

根据数据,点击率非常高的鬼才导演大卫·芬奇和男演员凯文·斯派西,成为了主创选择;再根据“政治惊悚”这类电影的受欢迎程度,Netflix狠下心肠扔出了过亿美金,自制出了这部《纸牌屋》。不同于以往一集一集地更新,这次制片方一次性把《纸牌屋》的第一季共13集全部发布在网上,供网友付费点击收看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 :纸牌屋

《纸牌屋》中的男女主角各自出轨为什么还能在一起?

终于看完美剧《纸牌屋》第五季。更毁三观、更触目惊心。对此评价,我的一位男性朋友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闷的冷哼:那只能说明你之前不了解政治。

是的,按照男主演凯文·斯派西(男主角Francise Underwood的扮演者)接受Gotham杂志采访时说的:比尔·克林顿亲口跟他讲,美版《纸牌屋》的真实性高达99%。

这是2015年的采访,《纸牌屋》还在第三季。原型被普遍认为是希拉里·克林顿的Claire,还是个很有魅力、备受观众尤其是男性观众欢迎的角色。谁会想到,她后来竟也会为了守住权力,亲手毒死情人?

《纸牌屋》小说原作者迈克尔.道布斯勋爵,同时也是美剧版《纸牌屋》的执行制片人,2016年接受 BuzzFeed News采访时直言,Claire的形象设计有参考希拉里。当然,他在1980年代末创作这个女性政客的形象时,影射的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彼时,他做过她的幕僚顾问。

最后,两人关系闹崩,这也成为道布斯创作小说的直接动力。因为道布斯自己就是个资深政客——他曾是英国保守党副主席,且至今仍活跃于英国政坛,这部政治小说被认为“高度写实”,写尽英国政坛遮蔽在幕后的不堪。

后来,BBC据此拍过一版电视剧,也大获成功。

我无意在本文讨论政治,我同《纸牌屋》的小说原作者一样,更感兴趣“政治中的人和他们的人性”,再细化一点,我感兴趣这样一群竭力要守在权力链顶端的政治动物,对待婚姻与爱情的态度。

01

政治动物与普通人的区别在哪儿?

第五季中,时为美国第一夫人的Claire Underwood与她的情人、著名小说家Tom Yates一次午夜的对话,我印象很深。

Claire:你做过的最坏的事是什么?

Tom:我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

Claire:她知道吗?

Tom:知道,可她假装自己不知道。

Claire:我做过很坏很坏的事。

Tom:我了解,你不必告诉我。

Claire:Underwood(当时的美国总统Francise Underwood,Claire的丈夫)杀了Zoe Barnes, 还杀了Peter。

看到这里时,我深切慨叹,Claire与Tom分明是两种生物。一个以政治与权力为自己最重要的人生主题,且为此可以不择手段,毫无道德负疚;另一个的人生落脚点,却是爱情。所以,他们俩注定是要分开。

尽管小说家出身的Tom对政治动物Underwood夫妇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但是,这个会将“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看作人生恶行之极的普通男人、文艺男中年,却永远不可能和Claire进入真正的深度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质,对于Claire而言,终究只是一时基于情欲和心动的短暂激情。他们有 情感 链接的部分,但只在Claire情绪脆弱、需要男性身体慰藉时才有价值。Claire内心深处更强大的渴望,却从来不是爱情和世俗的日常生活,是她的勃勃政治野心,是她对权力的极度渴望、对他人命运的的掌控和影响力。

对此,Tom能够理解,但这个理解的深度,却因他自己根本不是政治动物,而停留在表层。

当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时,一方会根本“想象”不出另一方的行为逻辑。就好像那个著名的心理学案例,只有变态杀手能理解变态杀手的逻辑。

所以,Claire和Francise才是一类人,他们有相同的野心、有为达目的不则一切手段的价值观、行为逻辑,有着密切捆绑在一起的利益,所以,他们同进同退,成为一起战斗的同盟与战友。

不,甚至,都不该用“爱情”这个词来形容。

当Tom在激情过后对Claire说“I Love you”时,Claire给他的回应是 “I might love you”,  “我可能爱你”。她用的是表达最低可能性的词“might”,甚至不是“may”。

Claire对Tom,准确地说,只是喜欢,不是爱。

一旦Tom会成为威胁Claire政治利益的障碍,他必须要被牺牲。

所以,Tom被分手是注定,被毒杀也是注定。他对政治动物可以多凶狠残忍,为了权力可以如何践踏人类道德准则甚至是法律,完全缺乏想象力。

他离这对政治动物太近,知道太多秘密,而且还会写字儿,竟然将他们之间真实的故事写进了小说。这个天生的作家,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写,但他至少并没有把手稿寄给出版商,而是将唯一的一份手稿给了Claire。他即便是在被分手的情况下,到底还是相信爱情,给了爱人一个坦白、交代和保护。可是,他太天真了。

他天真的爱,为他招徕杀身之祸。这时,已经成功当选的Francise和Claire,在无情清理旧人。包括Tom在内,已是三条性命。政治动物,要的不是一时安稳,而是斩草除根、永无后患。可怜Tom, 喝下Claire给他的毒酒,与她做爱,直到死前一刻,还在念着Claire的美与好。相信爱情的他,做梦也没想到他心心念念的美好女子,竟是这么了结了他。

动什么,也别对政治动物动感情。

02

那么,Claire和Francise之间是真正的、深刻的爱情吗?

我曾经以为是,可能这对夫妻自己也以为是,因为他们是同类人,是能够一起战斗的盟友,他们彼此也经常告白——“永远不会像爱你一样爱任何别人”,可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是错了。或者说,我并不愿意把这对政治动物之间的关系与链接方式,称作为“爱情”。它太玷污爱情这么美好的词。

的确,他们一起战斗了30年,中间彼此都经历了不止一次的婚外情,Francise甚至还和自己的私人教练之间有一段男男基情,但感情上的脱轨事件,始终都未能动摇他们的婚姻。

是因为爱吗?并不是。是因为他们在过去三十年,对彼此积累了最深刻的了解,已成为最佳拍档,是能帮助彼此实现政治野心的最佳利益同盟组合。他们只可能因利益链的断裂而产生真正的危机,就像剧中表现的那样。但,绝不会是因为感情本身。

当白宫内公然出现“三个人的早餐”时,我曾经还非常困惑,Francise对Claire究竟是已升华为大爱,还是,无爱?

Claire和为自己跟Francise撰写演讲稿的Tom成为情人。Francise知晓后,却完全没有一丝妒意,不追问、不愤怒,甚至平静地发展出一套“超越婚姻”(Beyond Marriage)的理论,公然允许两人来往。“他能给你我不能给你的,你也需要他,那么,我愿意做对你好的事情。” 当时刚做了肝脏移植手术的总统,慷慨地允许了另一个男人满足自己妻子的 情感 与身体需求。

这看上去,的确像是超越了世俗男女之间带有独占性的小情小爱,像是更高级的大爱——我愿成全你的快乐与需求。我也曾困惑地与团队小伙伴讨论,结果大家一致认为,这不是大爱,而是没爱了。他们不再是男女关系,而是伙伴关系。

爱情,它有自己独特的DNA。真的爱,的确可能会把人领向牺牲与成全,但真的爱,一定会在遭遇背叛与离奇时,心痛。无论怎样佯装,也不可能如总统先生这般冷静、理性,波澜不惊。

所以,总统先生不过是将二人关系的本质看作为一个利益组合,而非夫妻组合。在他看来,对Claire有好处的事儿,就是对他们这个组合好——毕竟两人要一起竞选总统与副总统。这时,维持内部稳定、增强队伍的整体战斗力,最重要,尤其是在他们竞选战役最艰难的关头。

于是,Tom成了能自由出入白宫总统住宅的“特殊”人士,甚至在晚上公然留宿白宫与Claire同床共寝。三个人若无其事般地共享早餐,心照不宣。

这对夫妻之间的关系,不能说明他们之间是真爱,只说明:利益的确是捆绑任何关系的牢靠基石,包括夫妻关系。若想关系永不解体,只需利益链永不解体。然而,这种主要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关系,却也格外脆弱,利散而人散。甚至,稍有风吹草动,两个政治动物对彼此都并不完全信任,互有猜疑。而当两人的利益关系发生冲突时,昔日盟友眨眼便成今日敌手。

第五季结尾,身陷调查与弹劾危机的总统Francise,策划辞职让位给已是副总统的妻子,但前提是,她答应赦免他所有的罪行,否则便收回辞职的决定。协迫与压力之下,Claire先是答应,却在发表就职演说时变卦。预感自己将被妻子甩一道的前总统先生,脸朝镜头恨恨吐出一句:If you don’s say, I will kill you.

结局果然被他料中。随后,他接连拨打妻子电话,欲行干预。首次,不接,二次,挂断。第五季剧终,最后一个镜头,登上总统宝座的Claire对着镜头:It’s my turn.

美国政坛的Claire时代正式开启。正式抵达权力巅峰的她,绝不甘于做自己的丈夫、前总统先生的提线木偶。

03

在《纸牌屋》里,能一直爬在权力链顶端的政治动物,从不相信真爱。不论男女。他们或许会有短暂的 情感 波动,会喜欢上这个、那个,但他们从不谈爱。有爱的人,不论男女,不会手刃爱人。

Francise当初将情人Zoe推下了地铁,你以为这是男政客的无情吗?女政客Claire毒死Tom的时候也毫不手软,凌厉得骇人。当她镇定地告诉Francise自己已亲手杀死情人时,嘴角泛起一丝骄傲与得意。至此,突破最后一道底线的她,已与自己的狠辣丈夫再无一丝差别。

政治动物是一种没有性别的生物。它的属性只关乎权力欲。谁挡他们的道,都得死。

极致的权力,哪怕是仍需受制度限制的权力,带给人的极度刺激与快感,在这世上恐怕唯有巨额财富与战争可比。

对权力欲执迷,人就愈入魔障。

Francise的竞选对手康威州长,原先意气风发,满口正义要改变国家,可随着权力角逐大战愈深入,他离权力顶峰愈近,他也愈发偏离轨道,为达目的用尽各种手段,最终彻底失态失形。

权力对人的腐蚀力,真叫可怕。

相比于权力,爱情,连同喜欢和性那点荷尔蒙带来的快感,在政治动物这里,只是可有可无的餐后甜点。

在《纸牌屋》里,相信爱情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驱逐出了权力链顶端。为爱情冒了生命危险入侵国安系统的亚当,帮助自己的前情人莉安效力Underwood夫妇、采用不法手段操控大选,结果两人的命都丢了。相信爱情的商人 / 曾经的政客雷米和议员杰姬,两人都被驱逐出了权力的核心圈。

最后,我想说,不独是政治动物,凶猛的经济动物,也不谈爱。李泽楷可以喜欢上梁洛施,让她为自己生三个孩子而支付一笔巨额分手费;但他不会真的爱上她,交付出自己的底牌。

高处不胜寒。有些地方,没有爱情的容身之处。

幸好,我只是个普通人。

Francis在面对Claire的时候,你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跟面对其他人的伪装、不屑、控制完全不一样,而是把自己心里最深处的挫败、无助表露无遗。而相反他明显不爱的Zoe则,基本上Francis没有正眼瞧过她,仍然是高高在上的架子十足,也说明了她只不过是一个棋子仅此而已。

对于一个飞扬跋扈的政客,在女性面前赤裸裸的展示自己最软弱的一面,毫无疑问只有是最信任的人才会这样。

另外Francis在与Claire交流时,是最尊重一种态度,没有之一,这个时候他是把Claire当做另外一个自己十足尊重的交流,基本上没有耍心机,即便是面对总统,Tusk老板,依然没有做到对Claire时的态度,这也十足的说明了Francis在乎这个人。

而当Claire离开家的那段时间,Francis第一次表现出了与Zoe完全不同的失落感,无助,也是说明了他在乎这个人。

真爱不是送花、上床,而是在无助的时候的一个港湾,这个港湾是Francis的精神寄托,他们都是互相的港湾。

至于Claire,从她与摄影家的独白中,可以看到她的爱。

为什么出轨以后还能在一起呢,那么让我来为大家解读

先引用《纸牌屋》一段台词(克莱尔回忆弗兰克的求婚)

他说:“如果你只想要幸福,那就拒绝我吧。我不会跟你生一堆孩子,然后数着日子退休。我保证你免受这些痛苦,也永远不会无聊。”他很特别,很多人向我求婚,但他是唯一一个懂我的,他没把我看作什么女神,也知道我不想被崇拜或者溺爱,于是他拉起了我的手,为我戴上了戒指。因为他知道我会答应的,他是那种永远知道如何得到他想要东西的人。

整部纸牌屋,从第一季到第三季,其实并无两位的亲热镜头,但两人的对视秒懂、两人的默契合作无一不是令人向往的关系。

再举个现实版的栗子,美国前任总统克林顿和现任国务卿希拉里那样的也可以称作“高效夫妻”——

克林顿和希拉里开车出门逛街,开到一半没油了。路过加油站克林顿去加油。加到一半发现希拉里在和一个加油站工人聊天聊得很嗨,各种嘻嘻哈哈打情骂俏。回到路上克林顿有点吃醋,就问希拉里这人到底的谁。希拉里也毫不避讳,他是我的前男友之一。克林顿傲慢的说,那你跟着我太幸运了,不然你只能是一个加油站工人的老婆。希拉里立刻反击,不,是你太幸运了。不然,那个人,就会是下一任美国总统。

且不论这个段子的初衷是否为了消解和反讽政治的严肃和正义,从这对夫妻的只言片语,你看到了什么?

强大!稳固!般配!

克林顿和希拉里之间这种超高能量级的爱情,换个弱点儿的人根本接不住。

实际上,《纸牌屋》男女主角与克林顿和希拉里非常相似,夫妻双方是同行,都从政,选择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生活中的强者,两对分别都很欣赏自己的伴侣,在经营婚姻时都比普通人更积极更有参与感。

看到这里,很多人要诘问:那克林顿性丑闻怎么说?

请先允许我们撇开不谈世俗的道德观念,您看,即便是克林顿性丑闻也没能瓦解他和希拉里的婚姻,而希拉里还敢出书大胆地公开自己在白宫的双性恋情呢。

我们可以想象,无论是出轨、偷情还是搞3P,只不过是他们打趣婚姻生活的一些小 游戏 罢,毕竟人都有本能——虽然这些却能轻易瓦解一般家庭,因为一般家庭的夫妻往往一开始如火如荼的爱情,最后多半变成了荷尔蒙多巴胺燃烧过后的荒漠,即便长满名为“亲情”的绿植,却总是难以抵挡大火的再一次来袭。而相比之下,克林顿和希拉里、弗兰克和克莱尔与一般夫妻相比确实显得情比金坚。

这就是为什么。强大!稳固!般配!

在《纸牌屋》中Claire和Francise他们在一起30年,中间彼此都经历了不止一次的婚外情,Francise甚至还和自己的私人教练之间有一段男男基情,但感情上的脱轨事件,始终都未能动摇他们的婚姻是因为爱吗?并不是。是因为他们在过去三十年,对彼此积累了最深刻的了解,已成为最佳拍档,是能帮助彼此实现政治野心的最佳利益同盟组合。他们只可能因利益链的断裂而产生真正的危机,就像剧中表现的那样。但,绝不会是因为感情本身

能一直爬在权力链顶端的政治动物,从不相信真爱。不论男女。他们或许会有短暂的 情感 波动,会喜欢上这个、那个,但他们从不谈爱。有爱的人,不论男女,不会手刃爱人。

政治动物是一种没有性别的生物。它的属性只关乎权力欲。谁挡他们的道,都得死。极致的权力,哪怕是仍需受制度限制的权力,带给人的极度刺激与快感,在这世上恐怕唯有巨额财富与战争可比,

在《纸牌屋》里,相信爱情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驱逐出了权力链顶端,

最后,我想说,不独是政治动物,凶猛的经济动物,也不谈爱。李泽楷可以喜欢上梁洛施,让她为自己生三个孩子而支付一笔巨额分手费;但他不会真的爱上她,交付出自己的底牌。

高处不胜寒。有些地方,没有爱情的容身之处

第五季中,时为美国第一夫人的Claire Underwood与她的情人、著名小说家Tom Yates一次午夜的对话,我印象很深。

Claire:你做过的最坏的事是什么?

Tom:我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

Claire:她知道吗?

Tom:知道,可她假装自己不知道。

Claire:我做过很坏很坏的事。

Tom:我了解,你不必告诉我。

Claire:Underwood(当时的美国总统Francise Underwood,Claire的丈夫)杀了Zoe Barnes, 还杀了Peter。

看到这里时,我深切慨叹,Claire与Tom分明是两种生物。一个以政治与权力为自己最重要的人生主题,且为此可以不择手段,毫无道德负疚;另一个的人生落脚点,却是爱情。所以,他们俩注定是要分开。

尽管小说家出身的Tom对政治动物Underwood夫妇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但是,这个会将“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看作人生恶行之极的普通男人、文艺男中年,却永远不可能和Claire进入真正的深度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质,对于Claire而言,终究只是一时基于情欲和心动的短暂激情。他们有 情感 链接的部分,但只在Claire情绪脆弱、需要男性身体慰藉时才有价值。Claire内心深处更强大的渴望,却从来不是爱情和世俗的日常生活,是她的勃勃政治野心,是她对权力的极度渴望、对他人命运的的掌控和影响力。

对此,Tom能够理解,但这个理解的深度,却因他自己根本不是政治动物,而停留在表层。

当两个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时,一方会根本“想象”不出另一方的行为逻辑。就好像那个著名的心理学案例,只有变态杀手能理解变态杀手的逻辑。

所以,Claire和Francise才是一类人,他们有相同的野心、有为达目的不则一切手段的价值观、行为逻辑,有着密切捆绑在一起的利益,所以,他们同进同退,成为一起战斗的同盟与战友。

弗朗西斯和克莱尔仍然能够在一起首先很明确不是因为爱,他们俩实际是以婚姻为遮掩的政治搭档了、利益同盟。他们俩在一起共同分享至高权力带来的快感,与此相比爱情带来的新新鲜刺激就好比饭后甜点,好吃但也仅此而已,这就是政治人物。这段故事情节有点参照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夫妇。“拉链门”发生后,在外界看来,丈夫出轨,妻子一定会闹,或者选择离婚,希拉里不仅没闹,也没离婚,而是坚定的站在丈夫一边,最终帮助克林顿渡过难关。

《纸牌屋》可以说是刷新了我的三观,触目惊心。美国政治背后的黑暗今天就不说了,就说说男女主角那毁三观的政治联姻吧,这里不能称为婚姻或者爱情。

首先结婚三十年,没要小孩,在我的认知里结婚30年不要小孩,已经算是不正常人了吧,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当总统,由此看出他们两个在一起,完全是为了互相利用,对方只是自己政治道路上的一个工具,对于一个工具来说,只需要他能达到,或者帮我达到我想要的政治目就行了。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正正意义上的没感情的人,眼里心里只有政治,这样的两个人你觉得还接受不了出轨吗?更何况他们还有3P的经历呢。

相比于权力,爱情,连同喜欢和性那点荷尔蒙带来的快感,在主角这里,只是可有可无的餐后甜点。

出轨这种事底层人有,精英也有。区别是有的人闹的要死要活,但足够聪明的人眼里这不过是人性的弱点的一部分,不会惊讶。出轨在他们眼里比起其他的事情,只能算小事。

中世纪的贵族,女人出轨男人偷情是魅力的代表,谁要是吃醋嫉妒,就是小心眼,没有贵族气质,会被人看不起的,另外如果你是贵族,一直不出轨或者没人勾搭你,还是私底下很丢脸的事情呢。不然这欧洲和俄罗斯哪里来这么多爵,公,王啊。当然和下等人私通啥的,就会比较sb了。电视剧很好的传承了这个,越是精英越是自由

《纸牌屋》还在第三季。原型被普遍认为是希拉里·克林顿的Claire,还是个很有魅力、备受观众尤其是男性观众欢迎的角色。谁会想到,她后来竟也会为了守住权力,亲手毒死情人?

《纸牌屋》小说原作者迈克尔.道布斯勋爵,同时也是美剧版《纸牌屋》的执行制片人,2016年接受 BuzzFeed News采访时直言,Claire的形象设计有参考希拉里。当然,他在1980年代末创作这个女性政客的形象时,影射的是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彼时,他做过她的幕僚顾问。

最后,两人关系闹崩,这也成为道布斯创作小说的直接动力。因为道布斯自己就是个资深政客——他曾是英国保守党副主席,且至今仍活跃于英国政坛,这部政治小说被认为“高度写实”,写尽英国政坛遮蔽在幕后的不堪。

后来,BBC据此拍过一版电视剧,也大获成功。

我无意在本文讨论政治,我同《纸牌屋》的小说原作者一样,更感兴趣“政治中的人和他们的人性”,再细化一点,我感兴趣这样一群竭力要守在权力链顶端的政治动物,对待婚姻与爱情的态度。

01

政治动物与普通人的区别在哪儿?

第五季中,时为美国第一夫人的Claire Underwood与她的情人、著名小说家Tom Yates一次午夜的对话,我印象很深。

Claire:你做过的最坏的事是什么?

Tom:我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

Claire:她知道吗?

Tom:知道,可她假装自己不知道。

Claire:我做过很坏很坏的事。

Tom:我了解,你不必告诉我。

Claire:Underwood(当时的美国总统Francise Underwood,Claire的丈夫)杀了Zoe Barnes, 还杀了Peter。

看到这里时,我深切慨叹,Claire与Tom分明是两种生物。一个以政治与权力为自己最重要的人生主题,且为此可以不择手段,毫无道德负疚;另一个的人生落脚点,却是爱情。所以,他们俩注定是要分开。

尽管小说家出身的Tom对政治动物Underwood夫妇有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但是,这个会将“假装爱一个自己其实并不爱的人”看作人生恶行之极的普通男人、文艺男中年,却永远不可能和Claire进入真正的深度关系。

他们之间的关系本质,对于Claire而言,终究只是一时基于情欲和心动的短暂激情。他们有 情感 链接的部分,但只在Claire情绪脆弱、需要男性身体慰藉时才有价值。Claire内心深处更强大的渴望第五季结尾,身陷调查与弹劾危机的总统Francise,策划辞职让位给已是副总统的妻子,但前提是,她答应赦免他所有的罪行,否则便收回辞职的决定。协迫与压力之下,Claire先是答应,却在发表就职演说时变卦。预感自己将被妻子甩一道的前总统先生,脸朝镜头恨恨吐出一句:If you don’s say, I will kill you.

结局果然被他料中。随后,他接连拨打妻子电话,欲行干预。首次,不接,二次,挂断。第五季剧终,最后一个镜头,登上总统宝座的Claire对着镜头:It’s my turn.

美国政坛的Claire时代正式开启。正式抵达权力巅峰的她,绝不甘于做自己的丈夫、前总统先生的提线木偶。

03

在《纸牌屋》里,能一直爬在权力链顶端的政治动物,从不相信真爱。不论男女。他们或许会有短暂的 情感 波动,会喜欢上这个、那个,但他们从不谈爱。有爱的人,不论男女,不会手刃爱人。

Francise当初将情人Zoe推下了地铁,你以为这是男政客的无情吗?女政客Claire毒死Tom的时候也毫不手软,凌厉得骇人。当她镇定地告诉Francise自己已亲手杀死情人时,嘴角泛起一丝骄傲与得意。至此,突破最后一道底线的她,已与自己的狠辣丈夫再无一丝差别。

政治动物是一种没有性别的生物。它的属性只关乎权力欲。谁挡他们的道,都得死。

极致的权力,哪怕是仍需受制度限制的权力,带给人的极度刺激与快感,在这世上恐怕唯有巨额财富与战争可比。

对权力欲执迷,人就愈入魔障。

Francise的竞选对手康威州长,原先意气风发,满口正义要改变国家,可随着权力角逐大战愈深入,他离权力顶峰愈近,他也愈发偏离轨道,为达目的用尽各种手段,最终彻底失态失形。

权力对人的腐蚀力,真叫可怕。

相比于权力,爱情,连同喜欢和性那点荷尔蒙带来的快感,在政治动物这里,只是可有可无的餐后甜点。

在《纸牌屋》里,相信爱情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驱逐出了权力链顶端。为爱情冒了生命危险入侵国安系统的亚当,帮助自己的前情人莉安效力Underwood夫妇、采用不法手段操控大选,结果两人的命都丢了。相信爱情的商人 / 曾经的政客雷米和议员杰姬,两人都被驱逐出了权力的核心圈。

最后,我想说,不独是政治动物,凶猛的经济动物,也不谈爱。李泽楷可以喜欢上梁洛施,让她为自己生三个孩子而支付一笔巨额分手费;但他不会真的爱上她,交付出自己的底牌。

《纸牌屋》一共出了几季?

截止2022年3月25日,纸牌屋一共出了六季,分别是:

1、纸牌屋:

《纸牌屋》)由奈飞公司出品的政治题材电视剧,该剧讲述一个冷血无情的美国国会议员及与他同样野心勃勃的妻子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白宫中运作权力的故事。

主人公弗兰克·安德伍德是美国众议院多数党党鞭,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职业政客,他坚信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及其幕僚背叛了他,于是发誓要将这一任总统赶下台,他不择手段展开一系列部署。

2、纸牌屋第二季:

《纸牌屋第二季》是基于迈克尔·多布斯同名小说创作,由大卫·芬奇执导,鲍尔·威利蒙改编,凯文·史派西、罗宾·怀特、迈克尔·吉尔等主演的一部政治为题材的Netflix的首部原创自制剧情剧。该剧讲述的是成熟的老政客弗兰西斯·安德伍德和妻子克莱尔不惜一切代价,爬上权力的最高峰的故事。

3、纸牌屋第三季:

《纸牌屋第三季》是由奈飞公司出品的政治题材电视剧,改编自迈克尔·多布斯创作的同名小说,由詹姆斯·弗雷和大卫·芬奇等执导,由凯文·史派西、罗宾·怀特、迈克尔·凯利、拉斯·米科尔森等主演。

该季讲述了诡计多端、心狠手辣的弗兰克·恩德伍德,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总统的宝座,不过却面临着“高处不胜寒”的尴尬局面。

4、纸牌屋第四季:

《纸牌屋第四季》是由奈飞公司出品的政治题材电视剧,改编自迈克尔·多布斯创作的同名小说,由詹姆斯·弗雷和大卫·芬奇等执导,由凯文·史派西、罗宾·怀特、迈克尔·凯利、拉斯·米科尔森等主演。 该季讲述了弗兰克·恩德伍德为了连任总统,与多方势力周旋,陷入四面楚歌的局面。

5、纸牌屋第五季:

《纸牌屋第五季》是由奈飞公司出品的政治题材电视剧,是美剧《纸牌屋》系列的第五季,由埃里克·萨哈罗夫执导,凯文·史派西、罗宾·怀特、迈克尔·凯利、内芙·坎贝尔等主演。该季于2017年5月30日于美国Netflix一次性放出13集。

6、纸牌屋第六季:

《纸牌屋第六季》是由奈飞公司出品的政治题材电视剧,是美剧《纸牌屋》系列的第六季,也是该系列最终季。该剧由鲍尔·威利蒙执导,罗宾·怀特、杰妮·阿特金森、德里克·塞西尔、派翠西娅·克拉克森、迈克尔·凯利等主演。于2018年11月2日在美国Netflix播出。

美剧《纸牌屋》好看吗

好看, 美剧《纸牌屋》男女主角的心理状态+阴险程度+文明意识+道德观都超越一般人!

好看, 美剧《纸牌屋》说明了美国的霸权主义!

好看, 美剧《纸牌屋》说明了美国也有贪腐集团, 这样的集团还得到了政权!

好看, 美剧《纸牌屋》男女主角曾经产生过超越性别+道德+阶级的三角恋!

好看, 美剧《纸牌屋》让观众学会美国式的民主原来充满危机!

好看, 美剧《纸牌屋》告诉我们美国政客如何污衊中国!

好看, 美剧《纸牌屋》教导我们: 观众的眼睛很雪亮, 既然亮, 就有这戏的很多亮点, 光看主演kevin spacey就够了!

如何评价美剧《纸牌屋》?

《纸牌屋》主演凯文·斯派西清楚意识到,编剧们再怎么天马行空,也比不上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随心所欲。为此,他在《纸牌屋》第五季5月30日上线Netflix平台前多次表态,“今年肯定会有人说,新一季《纸牌屋》好无聊,但我想说,这部电视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与现实有如此密切的关联。”

在“扣扣熊”史蒂芬·科尔伯特主持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上,斯派西说,“每一季《纸牌屋》,尤其是最新一季,在我们拍完到电视剧上线的那段时间里,剧中好多情节都会在现实中发生。有人会认为我们从新闻里偷故事,但事实上是我们先编出来的。”斯派西表示,《纸牌屋》的编剧比白宫里的大人物们“厉害多了”。

《纸牌屋》第五季海报。

对美国历史稍有了解的人来说,《纸牌屋》第五季13集故事的确有一点无聊,因为它本质上就是对美国历史两次著名的宪政危机进行了演义。

粗略地说,最新一季可分为前七集和后六集。前七集是对于180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复刻,后六集则是对20世纪著名的“水门事件”的重新演绎。

《纸牌屋》第四季的主线故事是说,“下木总统”弗兰克·安德伍德参与到2016年总统选举中去,他通过种种手段让自己的妻子克莱尔成为竞选搭档,即他的副总统候选人。

《纸牌屋》第五季讲述了“下木夫妇”是如何打赢2016年美国总统选战的。

第五季的故事延续2016年总统大选主线,“下木总统”夫妇利用各种手段,将俄亥俄等摇摆州的选举人票冻结(或者说作废),由此无论是作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安德伍德,还是其对手、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威尔·康威,都无法超过270张以上的选举人票,也就是说总统大选难产了。

这件事之所以说是复刻1800年美国总统选举,就在于217年前,美国的确经历了该国总统选举制度首次危机:美国总统"难产”了,当时在任的总统、联邦党人约翰·亚当斯和在任的副总统、共和党人托马斯·杰斐逊均无法获得足够的选举人票。最后在众议院经过36轮的投票表决,总统才最终被选出来。为了从根源上、制度上杜绝这种危机的再次出现,美国国会在1803年12月9日提出了第十二条美国《宪法》修正案。

《纸牌屋》第五季开头几集,等于是把1800年美国总统选举的乱象再次搬上荧屏。随后则是在用电视剧的方式诠释第十二条《宪法》修正案,在剧中,共和党占据众议院多数席位,而民主党控制着参议院,也就是说,很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康威被众议院选为美国总统,而克莱尔则被参议院选为副总统。

1800年美国政坛的乱象根源就在于总统和副总统分属两党造成的。因此剧中参议院内两党都希望通过“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也就是冗长辩论规则,将参议院的副总统选举时间拖到众议院选举出总统之后。

事实上,“费力把事拖”经常被参议院中的少数党议员使用,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围绕着尼尔·戈萨奇是否能成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一事,参议院少数党地位的民主党就曾试图使用“费力把事拖”,但共和党强行通过了简单多数决议。当然在最新一季《纸牌屋》里,“费力把事拖”和大法官遴选只是支线情节。

剧中,纽约州长、共和党人总统候选人康威,成为“下木总统”又一个政治垫脚石。

再来说说后六集里对于“下木总统”的弹劾案,虽然在具体细节上与“水门事件”完全不同,但其内核均为如何弹劾一个现任美国总统。

随着“通俄门”事件的发酵,尤其是特朗普总统将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解职,美国媒体上也出现“妨碍司法”“滥用权力”“弹劾”等严肃的词语。

几十年来,从尼克松到克林顿,再到奥巴马,如今还有特朗普,“弹劾”这个靴子掉下来不只一次了。尼克松是距离“被弹劾”最接近的一位总统,但他选择了主动辞职。而在剧中,《纸牌屋》前几季有个关键情节,即《华盛顿先驱报》(显然是模仿现实中的《华盛顿邮报》)女记者佐伊之死。这件事情持续发酵,最终在第五季临近尾声时,以弗兰克下台告一段落。

在《纸牌屋》第五季里,克莱尔的身份多变,副总统候选人、代理总统、副总统及总统。

在第五季最终集第13集里,弗兰克一直要求接替他担任美国总统的克莱尔行使总统“特赦权”。1974年,时任美国总统福特特赦了尼克松,最终导致了他竞选总统失败。剧中留下了一个尾巴,即克莱尔会不会特赦她的丈夫。

在《纸牌屋》第四季上线时,无论是该剧主创团队,还是Netflix,再或者是美国媒体,都在说第五季的故事将会是“下木夫妇”之间的“内战”,然而2017年上线的新一季,这对政治夫妻却越发的如胶似漆了,所谓的夫妻大战看样子要到第六季才能展开。

回到斯派西所说的“剧中好多情节都会在现实中发生”,有这么几个情节,可以对应特朗普执政百日。

《纸牌屋》第五季第13集结尾处,克莱尔霸气说出“轮到我了”,预示下一季“下木夫妇”将决裂。

首先自然是“旅游禁令”,在《纸牌屋》中,有一个类似现实中ISIS的极端组织ICO,安德伍德总统为了防止极端势力在美国本土的渗透,推出了“旅游禁令”。

后面几件事情均与俄罗斯有关,但得拆开来说。

一个是剧中美国国安局(NSA)雇员艾登·迈凯伦泄密事件,与现实中斯诺登的泄密不同,迈凯伦是受了“下木总统”幕僚利安的指示,或者说本质上就是弗兰克授意的,旨在打击共和党对手康威,并删除不利于自己的信息。

由迈凯伦的事情引申,也就是现实中民主党人和“不诚实的媒体”(特朗普语)一直强调的,在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抹黑”希拉里·克林顿。这是“通俄门”的一个关键点,也是俄罗斯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的“罪证”。

到了《纸牌屋》里,迈凯伦不是像斯诺登那样主动逃亡俄罗斯,而是被俄罗斯特种部队从印尼“绑架”到了莫斯科。有意思的点出现了,几个月来美国各大“脱口秀”都在说特朗普“媚俄”源自他有把柄在普京手上,在剧中安德伍德夫妇因为迈凯伦在俄罗斯人手上,而处处为后者掣肘。

另外还要说一点,在《纸牌屋》第四季里,弗兰克就表达过对于俄罗斯总统的推崇。这要早于特朗普此前对于俄罗斯的类似表态,当然现实中,特朗普又开始对俄罗斯强硬起来,这在《纸牌屋》里也反反复复出现过了。

有关《纸牌屋》的所谓“神预言”还可以无限展开,但现实的确比电视剧精彩,尤其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每天都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特朗普在推特上造了一个新词“Covfefe”也能让美国媒体连篇累牍报道大半个星期。

《纸牌屋》海报。

《纸牌屋》就算讲出了美国民主的虚伪,其叙事语言还是建立在“建制派”基础上的,而如今碰上特朗普,除非编剧们另起炉灶,他们终将受限于历史的局限性。

所以《纸牌屋》注定越来越无聊。

标签:#美剧纸牌屋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