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汇资讯台
娱乐汇资讯台

如懿传之重生青樱(如懿传弘历青樱)

娱乐汇60

《如懿传》原著“只想做宠妃”的青樱:她这一生,要面子不要里子

文|公子逸

宜修将死,把青樱叫到身边,她问青樱: “当年孝恭仁太后告诉我,乌拉那拉氏的女儿是一定要正位中宫的,如今,我一样把这句话告诉你,你敢不敢?”

青樱低低道: “青樱不敢妄求皇后之位,只求皇帝恩爱长久,做个宠妃即可。”

看完《如懿传》,我对如懿这个人真的不喜欢。她这样的痴情女子,有时候不太好的结局,都是她自愿找的。

她说了这样的话后,宜修这个爱了帝王一辈子的女人,就跟她说: “宠爱是面子,权势是里子,你要哪一个?”

青樱口口声声地说,要里子。

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面子。

她这一生,就是要面子,不要里子的一生。

她在这残酷的后宫,所求的竟然是:“情深义重,两情相许。”

青樱这个人前面刚在自己的姑母宜修面前表达了自己的决心,要里子。

可等到见了太后甄嬛,却脱口而出:“ 情深义重,两情相许。 ”

一个深宫里的女子,想要跟拥有后宫三千佳丽的帝王,情深义重,两情相许。

这是痴情,还是愚蠢。

而也果然,她在以后的人生里,只想要皇帝的宠爱,忽视了自己的家族,忽视了自己身边的人,而只一心爱那个男人,甚至为了那个男人能完全不顾及身边的人,不顾及自己的里子,自动放弃了权势,也放弃了自己。

我不想写青樱的好,因为,她实在是不够好。

她被关进冷宫,父死。

她被冤枉,被关进了冷宫。皇帝明明知道,不会是她害死了玫嫔的孩子,但是依旧下了旨。

这是皇帝第一次舍弃青樱。

为了权衡他的朝堂,为了成全他的帝王心计。他对于自己舍弃青樱这件事,直言不讳。

而青樱明知道,她是可以被弘历舍弃的,却依旧不肯醒悟。她依旧沉浸在弘历给她的虚情假意里。

她在冷宫几度生死,她的阿玛更是被人害死。她的阿玛甚至在临死前大喊:“青樱,你无用。”

可青樱始终顾着自己的小女儿情结,从未想过自己的家族,乃至自己的性命。

那个男人给了她一棍子,又给了她一个甜枣,她就彻底忘了自己曾经受过的苦,搏过的命。

如此女子,想要善终,实在是一件难事。

皇帝直言,只喜欢“顺从”的孩子。

皇帝厌弃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青樱想要给这两个皇子求情,而皇帝却告诉她: “朕的儿子,必须听朕的话,顺从朕的意思。朕伤心的时候,他们怎敢不伤心,当着嫔妃的面与朕不同心同德,朕如何能忍。”

青樱何其聪明,她明明知道皇帝,要的不是什么情深义重,他要的是顺从。

而她和那些皇子们没有任何不同,如果她不顺从皇帝,皇帝也会容不下她。

她明白的,她明白那两个皇子的可悲,也明白自己的可悲。可是,她依旧愿意醉在帝王的恩宠里。

那夜,皇帝就睡在她的身边,而她却知道,这个男人永远不会不顾一切地护着她。

想当初的甄嬛,当她发现了帝王的无情,当她发现了自己不过是纯元的替代,她何等决绝。可一旦她看破了,她回到皇宫,就再也不爱那个男人。

她只要恩宠,只要权势,只给自己、家族和孩子争取更大的利益。

而青樱被弘历伤害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不改对弘历的真心。

痴情女子负心汉,而明知对方是负心汉,却依旧不改初心,这样的青樱,真的值得学习吗?

皇帝不信任她,怀疑她和国师有私情, 惢心 断了一条腿。

金玉妍诬陷她和国师有私情。

皇帝又信了。他对青樱说,他虽然相信青樱不是那种人,但是他更相信证据。

惢心被抓了起来,用刑,最后断了一条腿。

可是,青樱依旧没有醒悟。她依旧爱着她的帝王,想着她的帝王,哪怕她的帝王一次次伤害她,不信任她,不曾在她艰难的时候,给过她一丝安慰。

她的夫君,这个帝王,竟然还不如一个小小的侍卫对她的关心。

她花团锦绣的时候,那个帝王都在。而一旦她有了难处,那个帝王都不在,甚至是那些艰难都是这个帝王给予她的。

如此男人,她依旧不肯死心。

哪怕她身边的人,已经因为这个男人断了一条腿,她依旧放不下她年少而起的爱恋。

她的两个孩子都死了,而皇帝竟嫌弃她命硬。

魏嬿婉害死了青樱的两个孩子,可是在青樱如此痛苦的时候,皇帝不是陪在她身边,亦或是去查到底是谁害死了他们的孩子。而是,嫌弃青樱命硬。

如此凉薄的男人,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在青樱最痛苦的这些岁月里,是凌云彻陪伴在她身边。凌云彻对她表白自己的心意。而青樱心心念念地还是她的皇帝。她跟海兰说自己早就心有所属。

海兰愕然。

因为,在这深宫里,这么多年,皇帝对青樱凉薄至此。只有海兰和凌云彻陪在青樱身边,海兰以为面临如此凉薄的帝王,青樱早就清醒了。

却不想她始终执迷不悟。

写到此处,已然觉得青樱作为皇后,作为女人,实在是太痴傻了。

皇帝怀疑青樱和凌云彻有情,凌云彻死。

凌云彻是谁?

凌云彻是青樱的救命恩人。在青樱在艰难的那些岁月里,凌云彻就像她身边的一棵大树,始终陪在她身边,让她安心,让她依靠。

可是,皇帝仅仅因为自己的猜忌,就让凌云彻做了太监。即使凌云彻当了太监,他依旧不解气,还对青樱和凌云彻百般折辱。

研读原著的时候,我一次一次看到青樱彻底心凉了。可每到最后,青樱又会留恋他们年少的真挚 情感 。

我有时候会怀疑这样的痴情可能仅仅存在于小说里,因为已经有这么多人死了,已经被伤害到如此境地了,还有什么不死心的呢?

难道,非要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凌云彻为了保护青樱,情愿赴死。

可青樱,在皇帝不顾体面,不珍惜龙体的时候,她又去阻止了。

一个男人已经不在乎她的体面和死活,而她却依旧珍惜那个男人,顾及那个男人的体面。

她断发,跟那个男人决绝。其实那个男人哪里在乎她断不断发,他在乎的是,她让他失了颜面,在乎的是她不够顺服。

她被收回了皇后宝印,母死。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始终不想把青樱写成如懿。如懿是她想要斩断过往要的名字。

可惜,她始终都是青樱,她始终都想当青樱,始终都没有斩断过往。

她为了所谓的夫妻情分的断绝,断发,然后被皇帝厌弃,收回了她的皇后宝印。她的母亲闻得噩耗,死。

她断发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的家族,可曾想过自己的孩子,可曾想过那些真正对她好的人。

她什么都没想,她只觉得跟帝王走到了末路,想要跟帝王结束这段感情。

完全的恋爱脑,想的全部都是爱情。

更可笑的是,她到死的时候,都在想着这个男人年少的时候,那样清隽,等着她,缓缓走近。

她终究是死在了自己的痴情里。

其实,想她这一生已经当了皇后,已经有了里子,她绝对护得住她的家族和孩子,她绝对护得住她身边对她好的人,可她每次都因为所谓的爱情,去计较帝王对她的真心,结果断送了多少人。

女人这一生,如果仅仅为了痴念活着,悲凉是一种必然。

感情这件事,即使许下的时候,是真心。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是会变的。

青樱和弘历就是如此。

青樱和弘历,在他们的年少时候,也曾经两心相印。可是,随着弘历成为帝王,他对于青樱的感情终究是变了。弘历成为了风流天子,一代帝王。

而青樱,始终是青樱,她始终想要当个宠妃,想要得到皇帝的爱情,哪怕不是全部,有那么一丁点也好。即使最后,她发现一丁点都没有,她依旧活在过去的回忆里。

她始终都是青樱。

甄嬛说,青樱在这深宫之中,始终抱有了自己的本心。而她在这深宫之中,早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我喜欢甄嬛的这种改变。

当她发现帝王无情,她更爱的是自己。这样的改变,有什么不好呢?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我活,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族,为了孩子,为了身边那些真正在意自己的人。

青樱选择了她死,选择了始终保持她的爱情,她始终没有改变自己对弘历的初心。

可我不喜欢这样的“不忘初心”。

当然,这仅仅是两种人的两种选择。有人会选择当甄嬛,为了好好活下去,为了身边的人好好活下去,而改变自己,去适应这深宫;而有些人则会像青樱,始终不忘初心,始终怀抱爱情,至死不悔。

大概,这两种选择都没有对错。

只是凭了女人的一颗心。

可我始终以为,好好活着,比追求爱情重要。大概,我是凉薄之人,不懂青樱的痴情。

在我看来,珍惜可珍惜之人,才是最好的情深。

#如懿传#

如懿传 青樱逆风而行的爱

佛说,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

历史上,她是乾隆皇帝的第二任皇后,佐领那尔布之女,满洲正黄旗人。在流潋紫的文学著作中,她本名唤作青樱,亦是废后乌拉那拉宜修的侄女。

十五岁时,她被雍正皇帝赐于宝亲王弘历为侧福晋。弘历即位后,先后晋封娴妃、娴贵妃、娴皇贵妃,并于孝贤皇后崩逝后两年,成为继后。

然而,女人之间的斗争永远是最残酷的,后宫则是这种残酷的聚集地。若能守得住名位一世,自是至尊无上的皇后,若守不住,也不过是下堂的弃妇。

偌大的紫禁城,金瓦红墙围起了四方的天。这个乌拉那拉氏的女人,一路颠沛走来,得到后位,得到荣光,以为年少时企盼过的真心相许已然达成,却是镜花水月、明明成空。

满人断发,一为国丧,二为夫丧。究竟是什么原因,令她心如止水宁可剪落乌发?又是什么原因,令她失去皇后册宝,自生自灭,与世隔绝,身患痨疾并最终自裁于翊坤宫?

曾是青梅竹马的爱人,又是共枕江山多年的正妻,乾隆帝是有多恨她,才能在其死后都不顾其尊严?

没有谥号,也未单建陵寝,一切从简,仅以皇贵妃丧仪潦草附葬妃陵。她怕是大清历史上死得最寒酸的皇后……

这些是她留给后世的疑问。

究其本质,何尝不是生活丢给我们每个人的考问。曾经相爱的人,为何有天会反目成仇?曾经亲密的夫妻,为何有天竟两相生厌?

世间,难道就没有长久的温情吗。

1

心一动,则万劫生

道理其实很简单。

正妻与妾不同。

爱与不爱不同。

”如懿,你还是从前的青樱吗?为何朕觉得你形同疯妇,神志不清?“ ——《如懿传》

后宫女子,哪一个不是皓月清辉、花树凝雪之貌。她们像是黑白错落的棋子,在皇帝陛下的棋盘上构成一个完整的局。

当她还是一个妾侍的时候,需要做的,只是让自己熠熠生辉,而后被他温暖摩挲于掌心,久久不忍掷下。

当她成为一个皇后,却也就成了那个陪他下棋的人。所思所想,再不只有从前那点儿女情长。

还有他的声名。朝局的安危。还有太后乃至六宫诸人。

紫禁城的尔虞我诈、波谲云涌,要与他一同担待。要站在固定的位置上,看他宠爱完这个宠爱那个。

她是女子,不是圣人,自然有七情六欲。

但这情和欲,却要日复一日被压抑和克制。

作为妻子,她何尝不想任性一些,只要能在夫君心上多逗留片刻。作为皇后,更多的却是职责,是顺服地去服从,而非让自己感到舒服。

所以……当乾隆望着寒香见,眼底涌起汪洋般的迷恋。她直如剜心,悲切之意油然,却终是无可奈何。

他对她说,”如懿,你一定觉得朕昏头了是不是?朕宠爱寒氏,自己也觉得是在发疯。可朕一点办法都没有,完全不受控制,做任何事,就想换她真心一笑。“

他说,“朕根本移不开自己的目光。那一刻,朕知道自己没有办法了。朕一生的教养,一生的骄傲,都抵不过她看朕一眼。”

他说,”如懿,朕这一生,都没有纵情任性过,你就当朕没有礼教,没有规矩,让朕一心一意喜欢一个女子,可不可以?“

所以……当香见寻死觅活,她再如何为难,也要因着他的心意,想法设法说服香见活下来、留在他身边。

皇帝见了如懿,和颜悦色,”这次的事,皇后做得极好,朕心甚慰。以后,皇后只需这般恪守本分就好。“

恪守本分?她在心里冷笑出来。她与他之间,原也不过如此。

所以……当太后一席长谈、强行威逼她为香见断绝生育,明知是祸,她别无选择,不得不亲自端去那杯毒酒。

皇帝来得很快,几乎带着风声。他并未注意到如懿亦在,只是急急冲进寝殿。很快,那阵风便转到她跟前,她习惯性的屈膝行礼,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记响亮的掌掴。

“毒妇!你给她喝了什么?”他的话音在战栗,破碎得不成样子。她的脸上一阵烫,一阵辣,除了痛,再没有别的感觉了。

如此种种,还有若干。她这个后宫之主,凡事轻不得、重不得,为谁多说一句少说一句,稍不留神便是妒妇、是毒妇。

在他眼中,自然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可人的青樱了……

“若是一个对夫君全无眷慕之心的女子,如何能让皇上放心交托六宫之事?但若对夫君有眷慕之情,又如何违背自己的心意不偏不倚地处置?” ——《如懿传》

心里装着一个人,与没有装着这个人,是大不相同的。往往,爱得越多,在意越多,牵绊就越多。

好比令贵妃魏嬿婉,她知道自己出身寒微,一直以来目的就十分纯粹,不奢求情爱,不渴望家族荣宠,只想做皇上的宠妃过越来越好的日子。

她很明白皇上的新欢不断、旧爱不忘。很乐意看着后宫的女人争奇斗艳。因为对于一个多情的男人而言,要诀便在一个“多”字。

人人争宠便没了专宠,姹紫嫣红便没有一枝独秀。她才不会为着那些女人跟皇上怄气。所以她永远可以是皇上心中那朵温煦善良的解语花。

到底无情之人才能看得通透。

但是如懿不同。有了荣宠还想要情爱,有了情爱还奢求尊严和底线。想要守护得愈多,愈是告诉旁人她的软肋有多少。

随行江南之时,地方官员有伺机取巧者,沿途至一行宫,便献上当地歌女舞姬奉与艳姿。到了杭州,官员们又想了新奇之术,命人驾御舟于西湖之上,歌姬舞姬齐集舟上。

的确都是很美的女子,不似宫中女子矜持,一个个可远观可亵玩,世俗得无比亲切,像章台绿柳,可随意攀着。

为博皇帝欢心,众人可谓极尽淫乱之能事,夜夜笙箫,连礼义廉耻都不顾了。皇帝酒醉后都不免笑言,“个个白如玉扇坠儿,叫人爱不释手……”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种事,若传扬出去,只怕为天下百姓取笑。

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局面,太后噤声不言,令贵妃隔岸观火,阖宫上下,没有人自讨没趣去碰这样的钉子。

唯有如懿,她要将余怒狠狠压下,一边竭尽全力为他的名声遮掩,一边苦劝。劝到后来,皇帝大为扫兴,夫妻矛盾再次激化,一发不可收拾。

而这刚好被魏嬿婉一类的有心人利用。

“没有道理,朕即是道理!朕这一生,少年丧母,中年丧妻丧子,内有太后,外有朝政,朕有几日过得平安喜乐?如今朕稍稍畅快适意,你便诸多阻挠。这两掌便是告诉你,哪怕今日你是朕的妻子,朕的皇后,你也是朕的奴才,不可违逆朕,反抗朕!”

……

皇帝的呼吸声是渐近的潮水,他似乎激励克制着什么,“皇后,朕就是你从前的那个人,只要你想明白,朕会原谅你今日的无状。”

她轻轻一笑,拢住散乱的青丝,引袖取过一把小银剪,那凛冽的寒光在她指尖闪烁,她剪下三寸青丝,看它们纷纷垂落于地,“皇上,咱们满人一向爱惜头发,以剪发表示爱侣亡去守身坚贞之意。臣妾待心里的那人,便是如此。从前看不明白,以为他千般万般都可原谅,如今看得明白,才知他痴恋的是旁人,敬慕的是旁人,疼惜的也是旁人,守着他日日都是煎熬。“

皇帝震惊到无以复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如懿迷茫地摇头,却有清醒无比的坚定眼神,“臣妾知道。皇上,您容许臣妾疯一会儿,听听臣妾的疯话吧。左右臣妾与您都神智清明的时候,总是无言以对,总是彼此猜忌的。今夜您能把秦楼楚馆的歌妓召上御舟,不也是疯了吗?”

……

她手起剪刀落,再度剪下一缕发丝,凄楚哽咽,泣不成声,“这一缕头发,给去了的乌拉那拉青樱。”

……

“疯了,皇后已经疯了。”皇帝眸中的郁火渐渐燃烧殆尽,成了冷寂的死灰。他决然摇首,“朕的皇后,可以死,可以废,但决不可出厌弃之语,藐视君上,失去做臣妇的本分。乌拉那拉氏,你真的是疯了,必有大丧,才可断发,你居然当着朕的面亲手断发,狂悖迷乱!不如朕废了你,许彼此一个清静!”

……

她从御舟上下来,被半扶半持着带上小舟。月已西斜。湖中寂静,只有花开和飞鸟。她在恍惚中有一丝错觉,在她嫁给弘历的那夜,也是这般月色。他笑盈盈唤她:青樱妹妹。

次日一早,便有两道旨意下来。一是皇后急病,送回宫中。二是令贵妃魏嬿婉晋位皇贵妃,摄六宫事。

2

心念前因,彼此不欺瞒,得温存相待,乃是恩爱。

长久相处,彼此暴露得体无完肤。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

他轻易怀疑她,却不曾质疑自己。明明自始至终,都如水仙,临水自照,只爱惜他自己

她的态度不卑不亢,虽是含了婉仪之态,却如皮肤下瘦嶙嶙的骨骼,有坚硬的棱角

”朕多疑?你自嫁与朕,便知朕不会落到民间去守着一个女子终老。那么你所揣想的不是别人吗?“ ——《如懿传》

他怀疑她与侍卫有私。怀疑她谋夺皇位。怀疑她处事不公,残害妃嫔,甚至连皇子永琪的死也怪罪到她头上。

后宫三千佳丽,三千枕边风。她的错处,大概是数不胜数。当那些莫须有的罪名扑面而来,她百口莫辩。

他需要她大度隐忍,又需要她一往情深。需要她面面俱到、在其位而尽其责,又需要她清清白白、不能有一丝偏颇过错。

他忘了,她只是一个女人。更忘了,本该给予她的深情、信任、体谅,他统统都没给到。

他苛求她做一个无可挑剔的妻子,却从没想过如何才算做好一个丈夫。

太后斜倚着身子,望着皇帝起身欲去的背影,声音沙哑低沉,缓缓道,“皇帝,当日来面见哀家执意要立如懿为后的人是你。今时今日执意要废弃她的人也是你。其实哀家身为女子,也真的很想知道,怎么从前喜欢的,如今却不喜欢了呢?”

皇帝眼中有一瞬的迷离,仿佛透过了庭院中烂漫盛放的春桃,看到了遥远的地方,“皇额娘,儿子也不知道。就是儿子不明白,曾经如懿可以对儿子一往情深,为儿子承受种种委屈,怎么如今却这般狂悖了呢?”他自嘲地摇摇头,身影在花事繁盛里显得单薄清瘦,“大约,人都会变的吧。”

太后目中微澜,泛着淡淡温情,“既然你与如懿都是,那又何必执着废弃她呢?你与她的龃龉疏离,都是彼此在意的缘故。皇帝,彼此留一线,不是为了别的,只为真正废弃她之后,你会后悔,会发现自己对她的在意,那时便真的追悔莫及了。”

“不!”皇帝断然决绝,“儿子不在意。这个女人,皇后不像皇后,妻子不像妻子,奴才不像奴才。她搁在哪里都不合宜。儿子厌恶这样不合宜的女子。”

太后目光如水,澄澈通透,“若说像皇后,像妻子,莫过孝贤皇后。若说像奴才,你宫里多得是。可是那时,你又未必喜欢了。当年孝贤皇后在世,你也曾不喜欢她恪守规矩、古板无情趣。待她死后,才觉出她种种好处。也许来日,如懿死了,你才会想起,她也曾有过好处。”

“恕臣妾说一句,做您的皇后,在您身边,实在太累了,太倦了。若有来生,臣妾一定要离开这里,离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如懿传》

一个不够温顺、不肯装糊涂的女人,自然是不讨男人喜欢的吧。

这世上,唯一能赢了她的,不是已故的孝贤皇后,不是步步为营的令皇贵妃,也不是宛若天人的寒香见。

是乾隆皇帝。是她此生唯一深切爱过的弘历。

数十年无所不谈、身形交融,到最后竟是相顾无言,唯余冷漠隔离。他是自己的夫君,可除了夫妻名分尚在,除了那依稀可寻的皮相,其余却早已脱胎换骨。

在他眼中,他既没有孝贤皇后的温顺宁和,也没有令皇贵妃的柔情似水,更不及香见的美艳。

她比不得花朵般一波一波盛放的新鲜柔嫩的身体,能抚慰他对老之将至的恐惧。她甚至比不得当日西湖之上那一团簇拥着他的歌舞伎。

而他待她之心,竟不及一个御前侍卫所能给予的无悔深情。

没有人知道,也未必有人明白,那个叫凌云彻的侍卫,并非她年少时炙热的爱恋。他是生长于她身侧的一棵树,枝繁叶茂,翠色苍苍。为她遮风挡雨,停靠一时。

身为大清的皇后,许多话,她不得不说,许多事她不得不去做。

乾隆是君威无限的皇帝。可是,身为一个爱着他的女人,她无法时时刻刻只当他是皇帝。

曾几何时,他的喜与怒她都紧紧系在心上,宁可自己百般委屈,也不肯添他一丝烦忧。

而日久天长,明知有些话会让他不快,让他恼怒,却也不吐不快。

话再难听,也比藏在心里好。藏在心里便是一根刺,刺得久了便会流脓腐烂,也伤了自己的心。

就因如此,最终,她乌拉那拉如懿断发被囚,身患痨疾,动辄咳血,被皇上褫夺一切封号、册书,形同废后。

日子渐渐过成了一口井,抬头望得见庭院上空四方透蓝的天,却再也走不出去。而沉寂的翊坤宫,就如大雪冰封后的紫禁城,晶莹璀璨,却是一座华美没有生气的死地。

她心爱的孩子,心爱的男子,她的青春,她的来日,全部折堕在了这里,成了红墙之下的沉暗余灰,琉璃瓦上点缀的浮光。

她实在是累了,心灰意冷了。恨到极处,身体内的病痛便被牵动。她不得不一次次拿圈绢子掩住,掩住那咳出的红色血沫。

亦如从前,死咬紧那些心酸与委屈,咬成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漠然。

她太知道自己的身体,日复一日的咳喘,已经耗尽她所有的健康与精气。仿佛一张薄而脆的蛛网,再经不起一点点风吹雨淋。

在令皇贵妃魏嬿婉前来翊坤宫落井下石的那一天,她拿定主意,在荣嬷嬷的陪伴下,挥刀至胸、刀没至柄。

动作很快,手起刀落,只觉胸口深凉,并无太多鲜血。她就那么轻轻微笑着,在碎裂般的痛楚中停止了呼吸。

曾经的思念,如漫天清寒的冰雪,深入骨髓,可天明日光照耀,只能看着它混同尘埃,污浊地化去,一无所有。

荣佩没有哭,将一把小小的匕首从怀袖中取出,交到如懿手中。她举起匕首对着窗外的日光一照,锋刃上闪着幽蓝光芒,的确是一把利刃。

她无言,轻轻微笑,恬然自若。她望着荣佩,低声道,“我一死,你便可以离开,若是能出去,定要好好活着。”

荣佩重重点头,“奴婢伺候您上路。”

如懿眸光轻转,落在绣架上只绣了一半的花样上,那是青色樱花,在雪白轻纱上无忧无虑地盛放。

还有,那本翻了一半的《墙头马上》,一出唱不完的悲欢离合。

如懿轻叹,忧思重重,“也不知这些,能不能保全我的永璂?”

荣佩点头,神色坚定而安宁。

如此离世,一来,是为警醒皇上对魏嬿婉的戒心;二来,是为保全她最后一个孩子;三来,确已生无可恋。

3

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

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史书上,关于叶赫那拉如懿的身后事,记载不详。只知道她被以皇贵妃丧仪葬入妃园,没有谥号,没有独立的陵寝。她的十二阿哥永璂,在乾隆四十一年去世。

皇贵妃魏嬿婉,生有四子两女,其中皇十五子皇永琰即位,即嘉庆帝。她和乌拉那拉如懿,皆于49岁去世,生前未加封皇后,只在死后追封。

相比之下,流潋紫小姐的《如懿传》中给出了更明确的结局。

在得知乌拉那拉如懿死讯之后,乾隆皇帝虽仍愠怒难消、下令丧葬一切从简,实际心痛难当,忆及当年种种,更是深深懊悔。

因皇贵妃魏嬿婉是最后一个前去坤宁宫见如懿的人,皇帝不禁对她起疑。在瑜妃海兰等知情人士的努力下,皇贵妃魏嬿婉的恶行、如懿的委屈,抽丝剥茧,所有真相一一被揭露。

至此,距离如懿去世,已是十年之久。如懿去世之时,是四十九岁。而此时的魏嬿婉,亦是四十九岁。

在她五十大寿之前,乾隆皇帝私下赐了毒酒。是比鹤顶红更毒更烈的牵机药。

尽管她的儿子,后来仍被立为新君,却也已是实打实的“留子去母”。

李玉轻声道:“这一碗牵机药是皇上为小主您准备的,服下后剧痛不已,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乃是中毒之王。皇贵妃切莫挣扎,想想您的诸位阿哥和公主,您可不想您一去,还连累了他们吧。您顺顺利利走了,来日皇上想起,也少些厌憎之情。”

……

“皇贵妃,奴才私心,想看着您药性发作,受尽苦楚。皇上选了牵机药,而非鹤顶红,就是不想你死得太快,奴才呢,就特意和江太医商议,调整了药性,你要受尽痛苦三个时辰后,待到天明时分,才会了断气息。“

魏嬿婉痛得蜷缩一团,看着身体机械般抽搐,哑声道“你好狠……“

”比起你对翊坤宫娘娘的手段,这实在不算什么。”他转头看看滴漏,“天快亮了,你的大限要到了。奴才先告辞。”

……

至于,乾隆帝为何没有为乌拉那拉如懿平反,亦没为其重修陵墓、追封谥号,书中亦给出了详细解释。

如懿生前,羡慕宫外平民夫妻,向往海阔天空的自由。乾隆帝不愿再生生世世留她在紫禁城内、为红墙所拘。他已经用名分留了她一生,却给不了她要的情感与尊重。如此,不如放她游荡去她想去的地方。

皇帝哀然道:“朕与如懿误会良多,此生无法解开,也无人能解了。李玉,传旨,自朕以后,后妃之选,再不必有乌拉那拉氏族女,且让她们后人,都得一个平凡夫妻的终老吧。”

……

《如懿传》青樱历史原型是什么?

青樱历史原型人物是乌拉那拉氏。

青樱出身乌拉那拉氏,因为是前皇后的侄女所以在后宫中身份比较尴尬。青樱原本是要指给雍正三子的,但因为三阿哥看不上她便退而求其次嫁给了当时还不是皇帝的四阿哥,也就是后来的乾隆。青樱入宫时身份特殊,因为甄嬛皇后不喜她给她改了名字叫做如懿,乾隆对她也是忽冷忽热。

如懿原型人物是历史上有名的废后乌拉那拉氏,因为在乾隆出游过程中触犯了他,有了如懿断发这样严重的事情,从此之后如懿宫中生活苦不堪言,直到最后被废。

如懿是乾隆皇帝的第二位皇后,也是影视作品延禧攻略中心狠手辣的娴妃,也是不知天高地厚惹怒皇后的青樱,在历史上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辉发那拉氏,也被封为娴妃、娴贵妃和一朝的皇后。

娴妃的皇后之位并不是因为自己得宠,而是乾隆的结发妻子富察氏去世了,必须有一个人来做一宫之主,稳住乾隆皇帝的后宫。娴妃也是十分的可怜,她从来都没有得到乾隆最真挚的爱,就连自己登上了皇后的位置,乾隆都要向去世的富察氏解释清楚。

标签:#青樱#皇帝#帝王#男人#女子#孩子